最新通知 园区新闻
观察研究

后危机时代虚拟经济:结构再平衡将是漫长过程

http://www.bjmmedia.cn      发布日期:2010-10-12      中关村多媒体创意产业园      关注度:
http://www.bjmmedia.com.cn

后危机时代,如何进一步认识和发展虚拟经济,中国的虚拟经济应何去何从,这些问题正在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问题。日前,在以“后危机时代的虚拟经济”为主题的第六届全国虚拟经济研讨会上,与会的专家、学者就这一主题见仁见智,发表了各自的真知灼见。

对虚拟经济的再认识

始于2007年2月的次贷危机引发美国金融市场的剧烈动荡,随着雷曼兄弟的倒闭,美国金融危机迅速发展成国际金融危机,欧洲诸国的债务危机让人们进一步认识到虚拟经济反作用于实体经济的巨大威力。面对骤然袭来的危机骇浪,我国政府果断决策,使得中国这艘经济巨轮安然渡过最惊险的冲击,并率先走出低谷,实现反弹。

反思这场危机,南开大学教授刘峻民认为,随着经济的虚拟化,资本化定价方式越来越泛化,整个经济系统的虚拟性质凸显。此次由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全球性金融危机原因有多方面,如经济结构问题、监管不力等,但最重要的因素还是金融深化不当引发的虚拟经济泡沫化。他提醒说,我国发展虚拟经济要谨防“泡沫化”倾向,坚决不能脱离实体经济的基础。

中国航空航天工业集团总经理林左鸣从人类发展和人类需求的本质入手,重新认识经济学基本概念和虚拟经济的发展逻辑。他认为,我国经济要保持健康、快速的发展,依然离不开虚拟经济。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向松祚就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相背离、经济全球化时代经济增长放缓等诸多问题提出新的宏观经济分析范式。他认为,假若信用继续大幅度扩张并持续流入虚拟经济,预期通货膨胀率亦将持续上升,并将始终在高位运行。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特别顾问朱民认为,结构失衡是导致金融危机的根本原因,包括全球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失衡、全球贸易格局失衡和主要经济体内部经济结构失衡等,而结构的再平衡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钱津认为,现代社会经济发展已经不能再依靠实体性货币进行市场交易了,实体性货币必然要向虚拟性货币转化。而相比实体性货币,虚拟性货币的贬值速度是比较快的,因此,相应的资本保值对于稳定现代经济的运行与发展就具有重要意义。

汇率机制的艰难博弈

后危机时代,汇率作为摆脱危机的贸易保护利器,西方各国频频出手,美国众议院日前以压倒性的投票结果通过干涉中国汇率机制的法案,要求中国使人民币尽速升值。这一粗暴干涉中国内政并违背世贸组织原则精神的做法,让人们对人民币的汇率问题更加关注。

向松祚认为,汇率问题并非单纯的经济问题,而有着深刻的政治背景,应避免受到人民币汇率大幅提升论调的影响,坚持人民币汇率的稳定。

从全球经济结构来看,虚拟经济的创造中心和实体经济的创造中心已经背离,现在真实财富的创造中心和研究中心已经逐步从发达国家转向了亚洲,但是货币金融中心或者说虚拟经济中心仍然还在美国,在伦敦,在发达国家,这是一个巨大的现实问题。以前,谁掌控制造中心,谁就掌控金融中心,掌控价格的控制权,现实情况是,现在制造业都慢慢地转到中国,转到亚洲,但中国和亚洲没有价格的控制权,比如说铁矿石我们没有定价权,我们的石油、能源需求都影响不了市场。这就使我们陷入一个贫困性增长的怪圈。换句话说,东方拥有真实财富创造中心,西方掌控货币金融中心;东方制造真实产品,西方创造货币购买力;东方为全世界制造产品,西方为全世界产品定价;西方大量发行债券和创造各种金融产品,东方则用自己的储蓄去购买这些金融产品;东方储蓄,西方消费;东方节俭,西方挥霍;西方向东方借钱,东方给西方融资。这就是今天全球经济的状况。

目前存在一种观点,即浮动汇率带来货币政策的浮动性,浮动汇率能帮助我们对企业施加压力,让产业升级换代加快;同时,浮动汇率还可以帮助我们遏制通货膨胀。向松祚认为,这种观点是完全错误的。因为,汇率机制涉及国家核心利益,属于政治问题,而世界货币体系是以美元为基础货币的不公正的货币体系。因此,中国在汇率问题上必须坚持立场不能妥协,并推动建立一个公平稳定、包容有序的新的货币体系。

长期以来,中国都是贸易顺差国,特别是对美国保持着巨额的贸易顺差,这使得中国的外汇储备不断提高至世界第一,并引发新的问题——外汇储备过高的风险问题。对此,林左鸣认为,如果只考虑物质财富,中国确实是对美国有很大的贸易顺差,但是如果考虑“全价值”,也就是当我们所持有的大量美元不得不购买美国国债的时候,显然美国对中国从来没有逆差过,而且一直都是这样。

重视市场元素建设

站在后危机时代的十字路口,我们该何去何从?天津财经大学教授高正平认为,目前,中国金融业存在“一低一高一不足”,即金融业现代化程度低,以银行信用为主的间接融资比例高,而我们的金融衍生品发育还很不足。所以结合我们国家的现状,我们国家的金融业还要大力发展。

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总裁胡政认为,应该采用先进的信息技术等手段,基于科学的模型对各类风险进行监控和评判,防范市场出现系统性风险,对不同条件下出现的各种风险有及时的判断。然而,把场外的模式向集中模式进行转化,也就是说采用这种集中交易的模式,可以通过一系列的风险控制的手段,来防止系统性风险的传播和放大。再者,中国金融市场需要衍生产品,我们应该在规范管理的基础上大力发展中国的金融衍生品市场。

林左鸣认为,对于产业升级,需要重视品牌价值的建设。以中国民航客机制造项目为例:从技术上说,中国已经具备生产美国波音公司、欧洲空客公司所生产的各类民航客机的能力,但是中国品牌的客机却很难打开世界市场,这是因为中国的客机没有品牌,或者说其品牌缺乏品牌价值。因此,应当重视市场元素的建设。

(来源:金融时报)



上一篇:朱梓:让消费成为拉动经济增长主动力
下一篇:刘煜辉: 促进民间投资离不开国有资本战略性撤退

 
 
 
中关村多媒体创意产业园 3000㎡写字楼出租
核心区5A级写字楼招商
3000㎡,精装修
([2019-01-09]) [查看全文]
中关村多媒体创意产业园 320㎡写字楼出租
核心区5A级写字楼招商
320㎡,精装修
([2017-10-18]) [查看全文]
中关村多媒体创意产业园 190㎡写字楼出租
核心区5A级写字楼招商
190㎡,精装修
([2017-10-18]) [查看全文]
中关村多媒体创意产业园 160㎡写字楼出租
核心区5A级写字楼招商
160㎡,精装修
([2017-10-18]) [查看全文]